🔥www.66kj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1 09:33:19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1 09:33:19

春旺受到这种“文攻武卫”的接待,确实不敢再啰嗦了,便到楼下的石坎上坐着等。”那个人回答后走了。说来也巧,当时社员们不服,提出反对意见,结果就搬来了区革委的“理论权威”——就是这个文革新。”春旺急了:“我脱衣服抵行不行?”文风味想:这衣服本也管几文钱,可怎么穿得出去?一穿出去,人家知道我赚钱太多,把赤脚医生这块牌子一砸,不就完啦!他心生一计说:“人家怎么会要你的衣服?这样办吧,我先借钱给你去拿药,明天你再还我。加上看稀奇,凑热闹的,大大小小也有好几十人。于是说:“货不是我的。并说:“春旺哥,你逼我卖药,冲击了政治,快来请罪。到了县城,还不到五点钟。他没有直接回家。文字稍多,耐心看吧……雷打不动高致贤“革新!革新——!”“文革新!文革新——!”“革新哥:革新哥:革新——!”“小新!小新!小新——幺儿——!”在流沙河畔的老林中那座四列三间,小五柱的茅房里,不同年龄的人,正用不同的喊声呼唤着突然休克过去的文革新。

”“去去去,贫下中农怎么样?五点十分了,我们还有半小时的大批判,十分钟的晚汇报,这是雷打不动的政治任务;快走,我们要关门了!”姑娘说完,就连推带搡,把春旺掀出门外,“嘣”一声把门关了;接着一阵狂笑声从药店门缝里传出来。天刚亮就绕道去到造反夺得赤脚医生权的文风味家。准备早点进城,今天买好药,明天就一早回家。可这吉祥的回音,并没有洗掉他心灵上的半点忧虑,伴随着那“祝声”而来的是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。

可是革新的病终未见好,想送医院,医院正在武斗,没有人上班。

吓得他妈妈跪在一旁,抱住他痛哭连天:“小新!小新!儿呀!我的心肝!——”当春旺进去时,房内正乱成一团。”“我只有八元,差的回去就拿来补。下午两点过钟,春旺使劲从人群中挤到柜台前,正好碰到昨天推他出门的那个姑娘。”“哎呀,我的天爷,这是哪样时候,还有闲心去扳这种嘴劲!”“扳嘴劲?政治是统帅,是灵魂!等我早请示和早读了再说。不过,年方十八的春旺,生就一付打得死老虎的身材,一天走到,是满有把握的。

他一边用食指伸进咽喉掏着,拼命想把吃下去的药呕吐出来,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:“我死也不吃老保守的药,我叫革新,不革掉他们的命怎么行?……我叫革新!革新!这个观点是雷打不动的,你们再叫我吃他的药,就是存心害死我……”哭着闹着就昏死过去。

发于1980年第3期《苗岭》文学季刊。

这时,他才感到饥渴交加,疲倦不堪,竟恍恍惚惚地睡去。

“可我要拿去救命……。

对这种天气,春旺是见惯的,便直插烟海。

于是说:“货不是我的。

”“好好好,快拿药来。

”“救命救命!一付药救得了几条命?不学习,不批判,党要变修,国要变色,千百万人头要落地。

可这吉祥的回音,并没有洗掉他心灵上的半点忧虑,伴随着那“祝声”而来的是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。睡梦中忽听一声吼叫:“滚过去,不要在那里影响我们的政治环境!”他抬头一看,自己的背正靠在一堵红墙上,上面用黄漆写着《纪念白求恩》的语录,他正瑟缩地走开,另一个声音又吼道:“不准走,到这边来请罪!”请罪之后,又罚他站到楼门前去听学习。

准备早点进城,今天买好药,明天就一早回家。慢慢地,不满十七岁的他,就成了响当当的造反派、红卫兵“理论权威”了。

凭经验,他知道社员们已经到工地举行早请示仪式了。

那青年正把一大包党参包好交给一个彪形大汉,笑容可掬地说:“慢走啦,随时要都可以来拿。

他不顾一切地奔到床前:“文风味,做个好事了!”“嗯!你想再来三杯?好!好!”“不,我找你买药。